路面贴缝带对大中修罩面工程的影响

路面贴缝带产品在公路日常养护工作中得到成功运用,处治一般路面裂缝效果较好,并逐步推广使用;但在养护大中修工程实施时,贴缝带和罩面工程在施工过程中会产生一些相互干扰问题。本文就本年度养护大中修工程中的实际案例阐述了原因及后期处治方法。

  由于具有工艺简单、施工便捷和耐老化、粘附性强、寿命长等优点,自粘式贴缝带在公路日常性养护处治路面纵横向裂缝时得到广泛应用。但是在新疆省道206线大中修罩面工程在实际摊铺中,我们发现老路面贴缝带对施工存在一些影响。

  工程概况

  该罩面工程项目属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2015年公路大中修项目,位于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境内,隶属于库尔勒公路管理局管养,施工路段为新疆省道206线和静至焉耆段,全长45.7公里。工程主要实施项目为处治老路路基、路面及桥涵各类病害,同时完善并补做路面摊铺罩面、平面交叉及交通安全设施等。省道206线和静至焉耆段大中修工程施工进场后,对旧路的外在形态进行了摸底排查,通过外业复测和试验路检与设计文件对比复核及老路病害摸底调查,旧路现状与设计基本相符,只是裂缝较多,并且随着一个冬季的冻融循环,裂缝长度有所增加,并且裂缝处鼓起也较为严重。

  病害情况及技术解决措施

  路面工程实施过程中,承包商完成了路面病害处治。进入沥青路面试验段罩面摊铺过程中,现场施工技术人员严格按照施工工艺进行控制,松铺厚度、摊铺温度、初压温度、终压温度、碾压遍数等技术参数,均满足施工技术规范要求。前100米碾压完成后,平整度良好,但是,在后续的300米施工过程中,终压收光时拥包开始出现,现场当时就进行了切除处理。

  在承包商优化组合调整后,7月8日项目进行了半幅路面摊铺工作,但碾压后的效果依然没有改变,而且拥包的数量反而有增加的趋势;7月9日,项目总工组织项目管理人员、主要干业人员与机械操作人员召开现场会,广泛收集大家的意见。会上有人提出,拥包多产生在压缝带处,是不是跟贴缝带有关系?

  带着这个疑问和工期、质量的多重压力,7月10日,项目部展开认真的验证,将拆除贴缝带后的碾压效果与没有拆除的反复比较分析,得出初步结论。产生拥包的主要原因就是:由于贴缝带没有拆除,旧路未拉毛、路面光滑,贴缝带受热后卷曲,与混合料裹覆在一起,碾压过程中,混合料顺光滑面移动,移动至贴缝带或旧路路面鼓起处,受到阻挡、贴缝带受热后裹覆力增强,混合料在贴缝带处汇集,形成拥包带。双钢轮碾压遍数越多,拥包越大,最后将拥包处压裂,形成密集的树枝状裂缝;当对拥包进行开挖后,当场印证了这个结论,验证后随即将结论汇报项目经理。

  7月11日,总监办与承包商一起进行了现场验证检测,结论与承包商结论一致;总监办随即将这个情况上报了项目管理执行办。7月12日,施工单位、总监办、设计单位、项目办一起,在新老路不同部位进行了现场核查并进行了多个断面开挖、钻芯取样和相关试验检测,核查结论与承包商核查结论一致。鉴于此,项目管理办从工期紧、任务重、路上车流量大(年平均日交通量8200辆)、安全生产等角度考虑,并专程派员会同自治区公路管理局相关部门专家专题会议商榷,最终提出较为合理的处治变更方案,即:采取小型专用铣刨机具,配合辅助人工,对剩余全线既有的路面贴缝带进行铣刨剔除,以消除缺陷发生。处治方案也侧重考虑到工程费用问题,本着工程造价经济相结合的原则,经慎重研究针对这一新问题提出了综合处治方案。

  技术经济分析

  贴缝带病害自发现到得到处治,共计滞后路面摊铺作业工期约4天,给承包商在路面摊铺设备上造成了一定的停滞和经济损失。为及时解决工程施工过程中出现的特殊情况,经各级参建单位的一致努力,尽快消除和解决了问题。

  在2015年公路养护大中修工程中,全新疆首次出现此类问题。针对公路养护单位粘贴的贴缝带对大中修罩面工程实施的客观影响,具有典型且特殊的意义,经承包商、总监办、设计单位、项目管理单位及业主单位对问题的不断检测和探索,采取对病害典型地段多次挖探、取样、原材分析、厂家技术咨询及人工揭除贴缝带,灌缝处治裂缝、现场工艺定额周期性测算(工料机实际消耗)等各种解决的办法,通过不断论证与排除,最终保证了工程质量,抢回了有限的工期。

  虽是一个不大的问题,但贴缝带却成为养护大中修工程中一个较为棘手的难题。一方面是公路养护过程中,不断总结和创新发明的较为合理能简单快捷处治路面纵横向裂缝(缝宽为3毫米左右)的日常养护技术措施;另一方面是公路病害较重进入大中修阶段的施工建设期,公路养护技术措施与类似本案例情况的罩面工程有着客观的排斥情况,都有待于进行深度剖析。

  综合论证最终确定该问题的解决方案,问题得到了较为成功的处理,是新疆首次出现的兼容与排斥的一种特殊的技术问题。

-